meganeちゃん

目前算是同人文连载吧……
一个万年佛系的咸鱼。
主坑月普罗,春组厨SolidS厨……
然后……巨爱偶像小哥哥和乙女里的小哥哥(⑉°з°)-♡

月歌。

12月男女子新曲专辑封面!!!😍
吹爆jiku啊我真的快哭了!!!😭
真的是久违的新曲啊!!!😭

#睡前bb#
这几天不仅手机进水了,脑子也坏掉了。
ヘ(_ _ヘ)
发个月啪啦本命buff抽到的老公来安慰下自己。
ヘ(_ _ヘ)
要不是最近得到了老公的三张四星卡我是不是就要去精神病院了???

【黑组全员/Six Gravity】春桑的本体不见了?!

这回来bb一下黑组的日常~(???红豆泥?)

会用到一些官方梗,也会有些ooc……

上次主角是黑国王(?是吗?),那么就按顺序来让每个人都成为一次主角吧!

这次接动漫的梗……貌似有糖?(捂脸)

meganeちゃん的辣鸡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可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春的眼镜不见了。
这回不是被弄坏了,是真的不见了。
春:(眯起双眼看向黑田)黑田……我觉得你有重大嫌疑。
新:是这样呢。
葵:不要这样肯定啦……新。
驱:重大事件呢,春桑的本体居然不见了……恋!
恋:(因为突然被叫到而吓了一跳)是!!……啊咧?

#名侦探恋又要上线了呢


始:所以现在的目标任务是找到春的眼镜吗……(哈欠)哈啊……好困。
春:还没睡够吗,始?今天难得的off哦,要不要继续睡会儿?
始:(瞥了一眼春)你没有眼镜会很困扰吧?嘛……比起睡觉还是先帮你找到眼镜吧。
春:(感动)始……你居然……
新:(点头)嗯嗯……看来在始桑心中,春桑的本体比睡觉更重要呢。
春:为什么这个比较让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……

#新:太好了呢春桑


恋:根据我名侦探恋的调查,这次事件最大的嫌疑人是……
驱:(期待)是……?
新:wow……
葵:(期待)是……?
始:(严肃皱眉)……
恋:春桑!
春:……欸??
葵:春桑?有点难以置信呢……
新:(托腮)值得怀疑……
驱:大概是想说春桑自己忘了放在哪里了……?
春:(斩钉截铁)我打包票!自从上次的事件后我就再也没有忘记过眼镜了哦!
恋:不我想说大概是春桑晚上梦游然后把眼镜放在了始桑的房间……
春:(木)???!!
始:(扶额)恋……你的脑洞太大了……
恋:咦咦咦咦?啊!始桑饶命!痛痛痛……

#恋君真的太残念了


驱:所以到底是怎样呢……(咕噜声)啊,想着想着肚子饿了。
新:草莓牛奶的时间 ♪
葵:从哪拿出来的……
恋:(打新)为什么开始吃起东西了啊!
新:(揉揉头)恋真的一点都不可爱。
恋:根本不想被你夸奖好吗!
葵:好啦好啦……你们两个别吵架。
驱:(嘴里含着东西)恋,这个面包好吃!来一片?
恋:驱桑也?!

#驱:吃饱了才有力气找嘛,恋真傻


【吃饱喝足后】
春:所以……我的本体到底去哪了呢……
新:终于承认是本体了呢。
驱:看样子已经完全接受这样的说法了呢。
始:(拍春)加油,眼镜狂魔。
春:(尬笑)啊哈哈……
恋:春桑的本体真是命运多舛啊……真令人心疼。
新、驱:是的呢。
春:等等?!令人心疼的不应该是我吗?!受伤……
葵:春桑别气馁,(指着自己)这里有心疼你的人哦。
春:(感动×2)葵君……谢谢。
始:……咳!
春:啊!还有始,也谢谢了~
始:嗯。

#葵葵是天使!(不像隔壁饥饿儿童组……)
#所以说始桑是在吃醋(×)吗?!


恋:(星星眼)其实春桑不戴眼镜的时候超级帅气!再配上这身高……简直是完美的模特!衣架子!
新:可眼镜是本体呢。
恋:这倒是……
驱:春桑有没有本体都是这么帅!但他真的离不开本体了……
【一齐望向努力找眼镜的春】
三人:好努力啊……

#所以你们几个倒是一起帮找啊……


葵:找不到呢……春桑。对不起。
春:(有点小失落)这边也没有呢……谢谢你葵君,辛苦了!
葵:(笑)不用谢的春桑!只要是有关春桑的事,我都会尽全力支持和帮忙的!
春:(感动×3)葵君……
新:(突然出声)那我呢?
葵:(吓一跳)呜哇……!新……新也是哦,我也会尽力去支持新的哦~
新:year~
驱:那我呢那我呢!!葵桑!
恋:还有我!!
葵:啊……当然也会啦!我最喜欢大家了!(笑)
新:完美的王子笑容……
恋、驱(感动):葵桑……!那么……
恋:难得今天全员off……
驱:我们一起去大吃一顿……啊不对,一起去庆祝一下吧!
始:(欣慰地看着年少年中)嗯……批准。
新、恋、驱:(齐声)太棒了!!
春:诶哆……好像忘了什么东西……

#驱你暴露本性了
#这个走向不对吧
#本体桑被忘记了呢


【于是大家把本体桑忘记了,高高兴兴地出去玩了一圈】
驱:呼啊……今天吃得好饱……
恋:驱桑?要变成“脂肪偶像”了哦?
驱:欸……?!……果咩那塞。
葵:新?看起来很开心呢。
新:嗯嗯……今天的草莓牛奶意外的好喝。
葵:啊哈哈……是呢。
新:不过今天出门,焦点几乎都聚集到春桑那里了。
葵:啊……是呢。现在还有很多人在驻足观望……
恋、驱:真羡慕啊……这就是大人吗……

【另一边的春始】
迷妹1:啊……骗人的吧……居然看到了真实的黑年长……好帅啊!!
迷妹2:春桑没戴眼镜……太稀有了……光速去世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*以上是我

春:啊……不戴眼镜果然很麻烦呢……(苦笑)伪装都失效了吗……
始:看来某人很引人注目啊。
春:大概是,觉得这样的我很稀奇吧。
始:虽然话是没错,不过你这样……(顿)确实很帅。
春:……刚刚我没有幻听吧?
始:(认真)没有幻听,很帅。
春:……!(音量如蚊)要是有录音笔就好了……
始:你在说什么?
春:(连忙)没没没……(轻笑)谢谢,始。

迷妹们:这个笑容由我来守护!!!(*还是我)

#始桑偶尔也有坦率的时候呢
#春桑大概可以吃惊一个星期


【回到寮里,春发现自己的眼镜居然完好的放在了床上】
春:(安心)本体桑!欢迎回来!是说……你究竟经历了什么……

【客厅】
驱:啊春桑!找到本体桑了呢!
葵:恭喜呢春桑。
新:感觉有故事……
恋:看来是我名侦探恋的气势吓退了罪犯呢!
新:哇你真自信。
春:不知道为什么,回到房间就看到它在床上……明明大家都出门了呢。
全员:(沉思)嗯……

【黑田扑到始身上】
始:(无奈笑)啊……黑田……别蹭……你又重了……
春:黑田下来……(抱黑田)……啊。
【黑田挣开春】
春:嗯……始,新?(皱眉缓声)黑田好像又胖了不少哦。而且,毛长了好多呢。
始、新:(汗)额……
春:(叹气)不要老是惯着它啊……
葵:春桑的教育开始了呢。新,好好听话哦。
驱:(嚼东西)嗯,可不能向黑田学习呢!我得控制饮食……
恋:驱桑……你这话根本没有说服力……

【春桑的教育time~~】

春:……三餐一定要按时按量喂,明白了吗?
始、新:(乖乖点头)嗯……嗯……
春:(笑)这就对了。……啊,该给黑田剪剪毛了呢~(拿剪刀)
黑田:(后退)……
春:(明媚的笑容)黑田~~来这里,毛该剪了哦~
【黑田光速跑走】
新:又逃掉了呢。
恋、驱:是呢。
葵:(担心地看向春)春桑……
春:(受伤)呜……都这么久了为什么黑田还是不接受我啊……
始:我觉得是你自己的问题。
春:(沮丧)呜……

#始:黑田的正确使用方法——对付春(×)
#新:始桑,我觉得问题应该在你身上……争宠之类的。(bushi)

☆后话☆
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吧。
因为黑田毛太长,所以趁春睡着在进春的房间捣鼓(?)一阵后,毛不小心勾到了春的本体(×)并带回了自己窝里,然后也不知道把本体桑埋在哪个地方了~
至于为什么本体桑又回来了……黑田为什么会进春的房间……
——这就不得而知了呢。(笑)

#春:啊咧?为什么我床上还有些黑色的毛?……难不成……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in.(´▽`)ノ♪

店长兔悠闲的水浴和日光浴(´▽`)ノ♪
兔兔:不穿衣胡哈子卡西~洗牙哇色~~

【ツキウタ。】睦月始梦境之月歌全员的童话之旅

受到一位太太的启发 (๑•́ωก̀๑)(感谢您给我开了条路wwwww)

一个比较恶趣味的个人ooc!

小小的cp向雷区自避!

不全是童话!不喜勿喷!

meganeちゃん的辣鸡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可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01

今天是睦月始off的日子。
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,翻阅着春一时兴起看的英文版《不可思议的旅程》。
看着看着,他就打起了哈欠。
“哈啊……还是睡一会吧……”
始睡着了。
他梦见自己变成了拿着紫色画笔的小孩,和拿着红色画笔的阳一起在纸上画了一扇大门,然后被突然打开的大门吸进了一个神奇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不可思议的旅程》)

Chapter02

在月野无人岛的大海里,住着海的女儿文月海(×)。
海十分美丽,海里的生物都十分喜欢他。
一天海上岸看到了一个王子,他瞬间爱上了王子。
但是他在海里,不能和在陆地上生活的王子在一起。
于是他找到了海巫婆霜月隼(×)。
“请你把我的鱼尾变为人类的双腿吧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“即使变化后你的身高会有一米八七,比王子还高,你也愿意吗?”隼眯起双眼。
“我愿意!”海义无反顾。
“好!考验嘛……你需要和我一起游历各种童话世界,直到我找到ha~ji~me~为止♡”
“好……”
虽然海疑惑hajime是谁,但他还是跟着隼开始了童话之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海的女儿》)

Chapter03

海跟着隼来到了一个繁华的小村庄中。
他们遇到了清秀少女葵贝儿(×)。
葵贝儿着急地向他们求救:“我看见你们从天而降,一定是会魔法的人吧!我请求你们帮我救一救野兽!!”
“好!”海不假思索地答应了。
于是海隼二人跟着葵贝儿来到了野兽的城堡。
隼召唤了diablo,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因为野兽导致葵贝儿的“王子”气息消失而闹事的村民赶走了。
原本野兽不会爱人,也不知道怎么爱人。
葵贝儿献上了草莓牛奶,用爱感化了野兽(?)。
一阵强光过后,野兽变化成了一个十分帅气的男子。
他正是这个城堡的主人——卯月新王子(×)!
于是少女葵贝儿和王子卯月新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。
海感动地抹泪:“他们一定会幸福的……”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引《美女与野兽》)

Chapter04

这回海跟着隼来到了一片花田中。
他们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东西。
“啊!真是太倒霉了!”那个小东西居然说话了!
海仔细一看,原来是小小的拇指姑娘!
拇指姑娘师走驱(×)恳求道:“你们可不可以帮我赶走鼹鼠啊……它想强迫我给它打一辈子的工……明明刚刚才有一个叫始的人来帮我脱离癞蛤蟆……”
“帮!”海再次不假思索。
“hajime?!”隼和海同时出声。
“???”驱一脸黑人问号。
“我们帮你。”隼严肃道,“不过你得告诉我刚刚帮你的人去哪了。”
“成交!”
于是隼用魔法把驱传送到了另一个童话世界。
他也知道了始的行踪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……(好像不太对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拇指姑娘》)

Chapter05

驱被传送到了一个蜜汁洞穴里。
他走了几步,发现了一个大大的字母C。
“肚子好饿啊……”说着他就闻到了奶酪的香味。
原来是奶酪C站吗!
驱畅快地吃了起来。不一会儿,C站的奶酪就被他吃光了。
“嗝……”驱刚刚才打了个饱嗝,就看见远处一个小矮人在大喊:
“谁动了我的奶酪!!!”
驱一颤,他刚想藏起来,那个小矮人眼中就寒光一闪,恶狠狠地看向了他。
“你!居然把我的奶酪吃光了!”哼哼恋(×)气冲冲地指着驱。
“那,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……我太饿了……”驱挠挠头。
“你怎么赔?!”
“我,我可以跟你去找其他的奶酪……”驱后怕地看着这个依旧比自己高不少的小矮人。
“那就这么定了,不许食言!”
于是两人找到了奶酪E站。这里的奶酪比C站多了不少。
于是拇指姑娘驱和小矮人哼哼恋幸福地过起了美好的奶酪生活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谁动了我的奶酪?》)

Chapter06

隼知道了始的行踪。
他貌似和一个红发男子画了个树洞,跳进去就走了。
于是……他和海穿越到了始丽丝(×)的梦境里。
隼看着穿着蓬蓬裙的始丽丝,表情逐渐痴汉。
“ha~ji~me~啊~~~卡哇伊♡”说着双眼就冒出了小心心。
这边的始丽丝似乎对蓬蓬裙十分不满,但他脱不下来,只能作罢。
他对旁边的红发男子问道:“阳……现在是什么情况……”
阳无奈:“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始桑……”
隼一皱眉。他十分不爽那个叫阳的人离他♡的♡hajime那么近。
于是他微笑着右手一挥,把阳传送到了另外的世界。
始丽丝惊讶地看着阳消失在他面前,皱起了眉。
他只能自己走出梦境了。
现在……应该是要找到白兔先生吧……
始丽丝四处环顾,他远远地看见一个蹦蹦跳跳的人影。
是……春?!
三月兔春(×)晃着长长的兔耳朵,一蹦一跳,时不时看一看手中的怀表,道:“迟了,我迟了!”
始丽丝疑惑。白兔先生怎么会变成三月兔??
“春!”始丽丝立刻拦住三月兔春。
“?!”三月兔春突然脸色一变,扑到始丽丝的身上就是一顿乱蹭。
“hajime~hajime~hajime~”
“!”始丽丝的脸瞬间红得像螃蟹。
三月兔发疯了!!!
“ha~ru~!”始丽丝咬紧牙关,迎着春的头就是一记铁爪功,“你给我清醒一点!”
“啊……始……痛痛痛……”春求饶,“这不怪我啊,是兔子发情了……”
“你现在不就是兔子吗?!”
“可这真的不怪我啊……啊痛!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于是三月兔春和始丽丝开始了他们的作死和惩治日常(×)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……额咦咦咦……(隼迷之微笑:要我把你变成蜡人偶吗?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)

Chapter07

另一边阳被隼传送到了另一个童话世界,然而他居然……变成了一枝掉在地上的红玫瑰?!
隼那家伙……!在童话里也要坑人吗?!
阳无奈地躺尸。他现在没手没脚动弹不得。
忽然一只夜莺路过。
“这里有一枝红玫瑰!我不用死了!”夜莺长月夜(×)高兴地叼起玫瑰阳(×)。
突然红光一闪,玫瑰阳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“太可惜了!”夜遗憾道。
阳却是一惊。
刚刚,他和夜,是不是接……
咳!
阳尴尬地道:“我会帮你解决的!”
于是阳夜让痴情的男人看清了拜金女的真面目,并帮他找到了真爱。
两人也开始了友♂好♂关系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夜莺与玫瑰》)

Chapter08

“你现在找到你的hajime了,可以兑现诺言帮我把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了吧?”
隼脸黑着回答:“我现在有点不太高兴呢,你还需要再经历一次试炼,我要见到闪闪发光的金币。”
“……”海无奈,“好吧。”
于是两人再次穿越。
他们遇到了正愁着对付盗贼的阿郁巴巴(×)。
隼嘴角上扬。
“i~ku~!”
“啊!”阿郁巴巴被吓了一跳,“你是……?”
“盗贼藏宝洞的开门咒语是hajime♡开门哦!”隼笑得春心荡漾,“你打开后要把里面的钱财分我一半哦~”
“哦……哦。”阿郁巴巴半信半疑地答应了。
“hajime……开门。”结果真的打开了。里面金币的光芒简直闪瞎了阿郁巴巴的钛合金狗眼。
“嗯~做得很好。你现在有钱了呢,得去帮帮我们的小魔王呢~”
“欸?!”阿郁巴巴来不及反应,就被卷进了另一个世界。
隼得到了想要的金币了呢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》)

Chapter09

在月之寮里,有一个卖火柴的小魔王(×)。
他每天吃不饱穿不暖,还要被父母逼迫去卖火柴,卖不出去就不许回家烤火炉。
“泪!你今天再卖不出火柴,你就别回来了!”
小魔王泪好冷好冷。
他看到了隔壁SolidS里有rikka做的火鸡大餐,对面SOARA围在一起烘火炉,其乐融融。
他颤抖着双手,想用火柴取暖。
“奇,奇迹泪泪……mira……cle……ruirui……”
泪想哭,因为火柴微弱的光并没有给他多少温度。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,会冻死的呀!”泪突然听到了天使的声音。
阿郁巴巴一被传送到这里,就看见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泪。
“i……ikun……”泪泪流满面地抱住阿郁巴巴,“奶……奶奶!”
“欸……欸——?!”
奶奶……?!
阿郁巴巴无奈地回抱泪,之后带泪买了好多好多温暖的东西,把泪裹得暖暖的,泪的心也被捂得暖暖的。
从此泪再也不想离开阿郁巴巴了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引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)

Chapter10

“嗯嗯~郁真是好孩子呢~”隼在世界的另一旁看完了郁泪相遇的全程,满意地点点头。
“是啊。”海也由衷地称赞郁,“还有那个小魔王真的是让人担心呢。”
“所以……是时候应该给我换上人类的双腿了吧?”
“嗯……这么久了你居然还记得这件事呢……”
“啊啊?”
“呐,我说海啊,你还是……留在我身边为我准备红茶和某根达斯吧?”
“……”海默了一会。
这样……貌似也不错呢。
“是是~魔王大人~”
于是procella的leader和参谋就开始了他们的佛系日常(×)。(等等好像不太对啊……海的女儿呢?)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(引《魔王和他的仆人(×)的日常》(什么鬼?))

Chapter11

“!”始突然惊醒。
他好像梦见了很多个故事,然后月歌的成员居然都在里面?!
始揉揉双眼。
最重点的是,那家伙……春……居然在梦里对他上下其手(×××)!
“♡ha~~ji~~me~~♡”
啊……头疼的家伙又来了……
“哈哈 ♪ 刚刚的梦怎么样?”
始皱眉。
“你干的?”
“当然不是啦~除了我和海,hajime♡梦到的全~~部,都是你心中想看到的哦~”
……!那这么说!
始的脸通红。
“啊咧?隼也在?”春端着红茶进来了。
“哦~春泡的红茶~不比海差哦~”
“哈哈,阿里嘎多~”
“春。”
始沉声。
“嗯?怎么了haji……呜哇!”
春看见始阴沉着脸,右手已经紧握成拳。
“怎,怎么了始?!你为什么一副想要揍我的样子啊?!”春感到脊背发凉。
“没错……我现在……就是想揍你!做好觉悟吧!”
“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   (恕我直言,hajime真的是暴娇×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in.(´▽`)ノ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希望大家看得开心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长组大概是bug(bu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ロミオ-ROMEO- SQ同人文(志翼主线)
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一章

       王宫中,一名手脚被捆绑着铁链的紫发男子被士兵押着,铁链沉重的拖地声伴随着他走向城门。在紫发男子即将被送上马车时,一名衣着华贵的粉发男子冲了出来,将押着紫发男子的士兵喝止住。士兵一见来人是rikka王子,只好放开。

        rikka拔剑斩断紫发男子手脚上的铁链,脸上满是焦急,但却在极力克制情绪:“shiki,这件事不是你的错,你没有必要招认。我去跟父王交涉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。”shiki轻轻地皱了皱眉,开口拒绝道:“rikka殿下,我十分感谢您这几年对我的接纳与关照。但我是罪人,受您如此帮助已是三生有幸,断不能再拖累您。”话罢,shiki转身主动踏上马车,顿了一会儿,嘴角轻扬,补了一句:“rikka,谢谢。” 

        “ !”没等rikka反应,shiki已经整个人进入车厢,“等等!shiki…… ”马车启动,飞速驶离城门。

        rikka眼睁睁地看着马车离去,俊美的面容上阴云密布。

       他脚步沉重地闯进国王的寝宫,径直走到国王面前,眼中隐约可见怒火:“为什么要把shiki送入月野之森?您明知他无罪。”

       国王抬眼看了rikka一下,又低下头看看手中正摩挲着的银灰色指环,波澜不惊地答道:“他本就是罪孽深重之人,跟在你身边只会拖累你。这次的事件正好可以作为理由,而留他一命,已是莫大的宽恕。”

       rikka兀地握紧双拳,沉默一阵子后才慢慢松开,而手心已多出几道深深的指痕。“我明白了,”他声音低沉,冷然转过身去,顿了一顿,最终失望地开口,“只是我不明白,以前那个宽厚的父王,是不是丢弃了良心。” 

       rikka径直走出寝宫,留下国王满脸的阴霾。

       远离国王寝宫后,rikka面容似乎缓和了些。他转头看向一名高大英俊的蓝发男子,轻轻地给了他一个苦笑。

        一年后。

       “砰——砰!”密林里响起两声枪响,一头狂暴的巨兽便失去体力昏迷过去。

       shiki帅气地一吹枪口,枪烟散去,他转手把枪扣回腰带,扭头就走,留身边的士兵们目瞪口呆地搬着巨兽。

       最近猎到的狂兽很多,国王便开恩允许一部分人在神鸟祈唱之日凑个热闹,沾沾好运。

       在面无表情地交代完接下来的狩猎工作后,shiki终于可以走出密林给自己放一会儿假。毕竟是给王国带来无数气运和胜利的神物,他也想去瞧一瞧它的真面目。

       距离他初被遣到月野之森已有一年,这一年间他每天在生死线上游走徘徊,过着不知何时就可能陨命的生活,森林里任意一头狂躁的猛兽都可以随便拍死毫无防备的他。

       就算没有一年前的“罪过”,他也已是身负罪恶之人。赫亚兹,是天生拥有过人狩猎能力的族群,也是臭名昭著,受世人所厌弃的曾一度被灭族的罪恶代表。当初被民众擅自组织的“清剿”活动灭族时,是国王救下了他。乞今为止,认得他右手背上族徽烙印的也只有王族了。

       那时的他还是个孩子,国王不计嫌隙地接他回王宫,可是并没有给他实际的安排,在王宫里他连一个侍从的待遇都得不到。王子公主们瞒着国王将他当奴隶一样驱使,而rikka是唯一一个对他微笑,甚至不顾悬殊的身份差距,让他做近身待卫,并在私底下称兄道弟的人。

       即使shiki从不认为自己有罪,也不能忘记国王的救命之恩,因此他认罪,去到最凶险的地方“赎罪”。而这一年中,rikka也常偷偷过来探望。应他的期许,shiki也在尽量保护森林里的弱小生灵。

       月野之森原是位于S国东部边境的一片安宁平静的大森林。至于现在为何会令人闻风丧胆,十有八九是因为传说中能带来气运的神鸟不仅真实存在,还被国王下令抓了去,囚禁利用。猎捕神鸟时的大肆屠杀而滋生的怨气也没有了神鸟的镇压,整个森林被黑暗侵染,甚至危及王国百姓。

       突然变得残忍暴虐的国王却没有将镇压凶兽作为主要目的,反而是让来这里“赎罪”的罪犯们增添血气,并捕捉凶兽,为已所用。

       shiki不是光说却没有能力行动的圣人,既然他无力违抗,自然也就不会生起反抗之心。他只能在执行命令的前提下,尽己所能地维持平衡、减少杀伤,以这样小小的举动支持rikka的反抗。

        想到这里, shiki不禁叹气。

        rikka一直在触犯权威、违抗国王,不顾自身也要尽力保护民众心保护王国。他几次三番地捣毁国王的残暴谋划,但其实并无实权,很难敌过国王的一个命令。

        而他们却都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思。国王之所以在rikka给他带来诸多麻烦后还容忍他,是因为偏爱。rikka深知并利用这一点,而国王却也明知rikka会阻挠。

       可为什么rikka每次都能顺利,有八九分是因为他最亲密的近侍dai。dai从小就跟在rikka身边,但shiki颇为奇怪为何明明是近身侍卫,dai却经常不在rikka身边。现在终于能理解,dai的实力在S国中怕是无人能及,而他却放弃成为S国的重要将领,只留在rikka身边甘愿当个侍卫,心甘情愿地替他完成一次又一次危险的任务。

       “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…… ”shiki心中越发担忧。rikka和dai已经三个月没有和他通过消息,不知是否是行动出了差错。毕竟是相处多年的正眼对待他的友人,不担心绝对是假的。

        好一段时间后,shiki一行“罪犯”才被押送的官员们嫌恶地赶下马车。

        shiki无视在一旁嚼舌根的“同伴”,只看圣城街道人流拥挤,仿佛空气都已被吸尽。

        shiki望了望周围的建筑,在领取自由行动的限时手环后,便纵身跃上一处较高的房屋,踏着各个建筑的屋顶奔向圣城广场。

       不久后,他站在一座高楼的顶端,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神鸟。

       原本表情不多的shiki脸上露出了极为震憾的神色。

       他从未见过如此神圣、美丽的生灵。这比人类体型还高大许多的神鸟,十分的绚目。无比绚烂的通体金色的羽毛仿佛自带神圣的光辉,连照射在它身上的阳光也黯然失色,成为一缕缕不起眼的微光;头部的金色冠羽倨傲地挺着,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圣洁在它周围环绕,令人生出崇敬之感;长长的暗金色尾羽拖在地上,在这尾羽面前,就连王后华贵无比的裙拖都沦为俗品。

        这就是神圣高贵的神鸟——神乐。

        只这一眼,都能让人感觉沾到了毕生也用不尽的好运。shiki的目光久久无法从它身上离开,他愣愣地站在楼顶,仔细地观察着神鸟的每个部位。

        shiki的视力天生就比常人强上数十甚至数百倍,观察和分辨能力也极强。

       民众在地下观赏神鸟,只能看清轮廓和绚丽的淡金色,神鸟全身上下似乎都融为一团神圣的金色光晕。

       而shiki却能站在高楼清楚地看到神鸟的各个部位。

       倏地一顿,shiki发现神鸟的视线扫向了他。他猛地怔住,视线瞬间被它的眼睛所吸引。

       这双淡金色的眼睛颜色极淡,几乎就要被周围的金色所掩盖。可一旦看到这波光流转、雾气笼罩的双眼,就会被吸引进去。

       shiki忽然用手抓紧心口。他感到自己内心泛起阵阵波澜,越来越强烈。

       神鸟的眼中,含着几丝复杂的情感。

       shiki知道,这是与自己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分离的孤独,是自由被无情剥夺的幽怨,是他曾忍受过的滋味。

        好难受。  

       shiki的手越抓越紧,心口好似真的隐隐作痛起来。

        神鸟像是察觉到他的感受,移开了目光。

        shiki突然松了一口气,胸闷感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        他调整好状态,开始环顾四周。视线绕了一圈,他忽然意识到——神鸟被锁在了一个巨大的鸟笼里。

        shiki抬头一看,这鸟笼的顶部竟比他此刻站着的高楼还高。鸟笼里一派生机,花鸟树木,流水山石, 应有尽有,竟似一座大型院落。

       鸟笼由纯银打制而成,光辉自然不比神鸟,因此容易让人忽视这道隔绝神鸟和外界的壁垒。而包围着鸟笼的时隐时现的银色流光,大概是防止神鸟出逃的禁制。

        以巨型鸟笼为中心的方圆百里,都是人潮满满。民众们纷纷带着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或物,虔诚无比地许着愿。神鸟似乎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信仰、依靠。

        shiki脸色微凝。既能获得气运又能得到战力,国王这样一石二鸟的举动,却只为人类的方面着想。那么神鸟被囚于王国,到底是为了造福还是为了毁灭?

        “国王来了——”民众突然惊呼,阵起的欢呼声迅速扩散。

        shiki往广场中央、鸟笼正前方看去,国王和王后身着圣服,以与平常不同的模样出现在大家面前,引得民众激动不已。

        而王子公主一众中,最引人注目的便是rikka了。可奇怪的是,rikka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神鸟身上,没有半刻在其他地方。

        而本应跟随着rikka的dai,也不见踪影。

        难道……

        广场中央,国王一举权杖,群众们立刻安静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 “我知道大家等这一刻等了很久,”国王声音浑厚,不怒自威,“那么事不宜迟,神鸟的祈唱,现在就开始——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待续

角色介绍①:

shiki:拥有天生狩猎能力的罪恶之族——赫亚兹一族最后的族人。曾被王子rikka接纳成为其近侍,却因犯错被S国国王遣去令人闻风丧胆的月野之森进行狩猎。

rikka:S国中最得国王喜爱的王子,但同其他王子公主一样没有实权。温柔善良,平易近人,一直在反抗国王,为王国和人民呕心沥血。

dai:rikka最亲密的近身侍卫,沉默寡言多做事的类型。在S国能力无人能及,却拒绝成为王国重臣,心甘情愿地为rikka办事。

神乐:月野之森的神鸟,本身的存在就能给人带来无数的气运,而它极为美妙的歌声更是能让希望和幸福笼罩王国。但现今却被S国国王囚禁在圣城广场里。

S国国王:在几年前突然变得残暴嗜杀,但在人民却依旧是个宽厚仁慈的好国王。在众多子女中唯独喜爱rikka,但却对rikka的举动寒心。

作者有话说:歌曲同人……(其实和歌曲没多大关系了)这个算是我一时兴起的小长篇吧,可能会中途弃文做好准备哦!(如果有人看当然不会弃。)强调!只是同人!不是腐向!不喜勿喷并且自行退出!谢谢大家!(万一有错字还请大家包容!)

*在b站同步开专栏,up名字同名